金融时报:坚持“以我为主” 货币政策才有操作空间

摘要

无论外部形势如何变化,坚持“以我为主”的政策思路,松紧适度,有疾有缓,宏观政策对实体经济发展的支持便能做到充分、及时、合理、有效。

  在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活动新闻中心9月24日举办的第一场新闻发布会上,国家发改委副主任、国家统计局局长宁吉喆,财政部部长刘昆,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谈到了投资、消费、财税政策、货币政策等经济运行方面的热点问题,传递出明确的“以我为主”的政策思路。

  “以我为主”的政策思路表明,当下宏观政策具备很强的定力,会综合考虑外部形势,但不以外部因素为转移。无论是急还是缓,该松还是该紧,决定政策走势的始终是国内经济形势与国内市场需求。这种“以我为主”的政策思路,能够保证宏观政策契合实体经济的发展实际,因势而变、松紧适宜,因时而动、有急有缓。这样的政策节奏,对于实体经济在复杂环境中攻坚克难意义显著。

  对于一些富于前瞻性的、着眼于中长期的政策,应当重视研判和分析,在推出实际动作时保持审慎。

  货币政策是这种政策节奏的典型例子。货币政策需要有前瞻性,进行及时预调、微调,而对大的变动则需慎之又慎。易纲谈到,美国、欧州央行和日本央行以及许多发展中国家的央行,最近货币政策的取向是降息或重启QE。在这种背景下,我国货币政策主要是服务国内经济,所以决定货币政策也主要是“以我为主”,考虑国内的经济形势和物价走势来进行预调和微调。他的表态体现出,对于全球主要经济体货币政策的变动或转向,我们在做的、应当做的,是密切关注其变化,准确判断外部形势,确保掌握充分的信息。而在实际操作中,必须“以我为主”,不被外部环境变化牵着走。只有这样,我们的货币政策才能贴合宏观经济的真实运行情况,服务好实体经济。也只有坚持“以我为主”,在未来面对可能出现的更大不确定性或下行压力时,我们的货币政策才能仍然具备操作空间与可用工具,而不至于像部分“零利率”“负利率”国家一样政策工具用无可用。

  数字货币发行是另一个“研究先行,审慎操作”的典型例子。对于这类前沿性的、对市场产生的影响并不确定的事物,政策上必须重视前期研究和测试,保持冷静,不设时间表,谨慎动作。易纲表示,人民银行从2014年就开始研究数字货币。目前,在研发工作上不预设技术路线,现在没有时间表,还会有一系列研究、测试、试点、评估和风险防范,特别是对于数字货币的跨境使用,还有反洗钱、反恐融资、反避税天堂和“知道你的客户”等一系列监管要求。这是对于数字货币正确的态度。虽然数字货币在国际舆论上沸沸扬扬,但我们发行数字货币也会“以我为主”,而非“随大流”。只有经过充分研究、评估、试点,并确认满足监管要求,经得住风险测试,数字货币才可能正式落地。应当说,这是对实体经济稳健运行有利的理性态度。

  对于一些具有紧迫性与现实性、着眼于当下的政策,我们应当更重视政策的力度与及时性。